丝袜的用处是被撕破吗

2020.4.5 丝袜文章 1904

男人喜欢丝袜,是不是就是为了撕破它

丝袜这种东西,我确实很少穿。

倒不是身材驾驭不住,恰恰相反,我每次穿了丝袜出门,小区里接孙子放学的大爷,都要回头多看两眼。但凡是女人,都会乐意沉迷在异性痴迷的眼神里,洋洋自得,我当然也不例外。

男人都有两个脑袋,一个脑袋在上面,一个脑袋在下面。靠搔首弄姿吸引来的男人,想法自然都停留在下三寸,行为也没什么理智可言。

所以女人越是成熟,对靠身体吸引男人,就越没有兴趣。我一般只在有特殊意义的日子,才会把压箱底的丝袜,拿出来清洗晾晒。穿完一次,下一次让它重见天日,又不知道是几何。

当然,和取悦男人相比,这不重要。

蠢男人们笨手笨脚,凭着一把子力气,通常见了丝袜就头脑发热,生拉硬拽,不把袜子弄破誓不罢休。

实际上,无论是脱丝袜,还是穿丝袜,都是有技巧的。

男人呢,只需学会怎么脱,就已足够。

技巧说难不难,说简单,也不简单。

两人都已经到了脱丝袜的步骤,最难的事,当然早已经过去。这种时候,男人只需稳定心神,获得丝袜主人同意,在袜口的位置,只需用手掌轻轻一捻,丝袜自然会向下卷去。接下来只需顺着卷起的顺序,左右两边一起,慢慢向下拨动,直到脚踝,就算功德圆满。完美脱下的丝袜,应该是和刚打开的套套,一般规整。

男人学会这个技巧,可以极大获得女性的好感。尤其在第一次见面时,彼此关系生疏,这一点点温柔体贴,至少取得了不错的开端。在这一点上,我是感同身受的。

不过总有些男人,喜欢把粗鲁当做男子气概。

圈儿里曾经有个家伙口出狂言,丝袜存在的意义,就是为了被撕碎。

我当时就发飙了,代表圈里无数女同胞,无情的发出抨击,狗日的,装完X就想跑?你以为丝袜都是五块钱一条买来的吗?姐今天就好好给你上一课,好丝袜到底值多少钱!

这家伙开始嘴硬的很,不就是丝袜么,能贵到哪里去,撕碎了我再给你买一条。

直到我把网购丝袜的截图,加上价格链接通通发出,嚣张的男人终于沉默,悄悄潜水去了。

呐,我说了,成熟的女人不喜欢穿丝袜。但只要穿了,就一定不会是普通的大路货。这大概和我们女人,不明白男人愿意花几万块买电脑,几千块买键盘一样。男人向来不会关心,女人桌台上的瓶瓶罐罐价值几许,更别提压箱底的丝袜了。

说出来倒也好笑,如果女人穿上丝袜,而且确实是为了某个男人。那这件丝袜本身,到底是为了穿上,还是为了被脱下?或者,为了被撕碎?

我向老海提出这个问题时,老男人正在专心开车,双眼目视前方,一丝不苟。除了偶尔超车,看向右边边的后视镜,自打我坐上副驾,压根没正眼瞧过我,哪怕一下。

看来我上次抢了他几包番茄酱,老家伙还一直耿耿于怀。那几包可恶的番茄酱,被太浪摸黑撕开,当做套套想戴上,结果差点把前列腺吓出毛病,当时就被我全部扔进马桶,冲了个干净。

不过老男人过生日,不庆祝一下,肯定是说不过去的。尽管到现在,我依然说不清,和老海之间,到底是什么关系。情人?P友?忘年交?我不知道。

我是一个奔三的单身女人,他是一个奔五的单身男人。我们认识的几年时间,老男人除了我,一个女人都没有碰过。

不对,应该这么说,自打老海离婚以来,我是他,愿意放下姿态的,唯一一个女人。

至少在我的视角里,情况是这样的。

重点是,他也从来没有在乎过我的身份。作为XY患者,老海这一点,让我十分欣慰。

我特意挑了条薄纱黑丝,穿的小心翼翼。再贵的丝袜,粗心大意都容易勾了丝。

出门在外的女人,有三件事是最尴尬的,分别是高跟鞋被卡住,裙子被内裤勒住,还有丝袜破了洞。

哪怕只勾破了一根丝,女人都会体面全无,这完全不是危言耸听。

老海故意装作没听见我的问题,我索性脱了鞋子,直接把腿伸到挡风玻璃下面。走出小区大门的功夫,门口的几个保安,快要把眼珠子都瞪出来,我不信老男人无动于衷。

外面天气正好,阳光透过玻璃,照在腿上,从这个的角度看,里面的肉色呼之欲出,作为女人我自己看了,也觉得秀色可餐。

只是,应该心动的人,依然不为所动。

车厢里安静的出奇,老海的这台老款奔驰S,静音效果一如既往的好,除了偶尔压到小石子,轮胎传来微乎其微的咯哒声。不过,我可不是甘愿坐在引擎盖上哭的女人。老海的奔驰,也不是66万出了门就漏油那种。

我把腿又往方向盘的位置挪了挪,老男人终于有了动作,右手忽然伸出,抓住我的脚掌,迅速挠了几下,痒的我一下子收回了脚,想生气又无可奈何。

嗯,这是我为数不多的缺点,怕痒。

我直起腰来,安全带深深陷进胸口,勒的我生疼。很多时候,女人胸大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我清了清嗓子,看向老海,郑重其事的说话,你要是再不理我,我可就真生气了,大寿星。

老海终于舍得回头看我,表情严肃,你刚刚把腿放上来,太危险了,下次不要这样。

我说,你要是不理我,我还要放,还要让交警看到,扣你的分,罚你的钱!

老海重重叹了一口气,你不要多想,只是蓉蓉都没给我打个电话,我心里有点不舒服。

我忽然发现,这个平日看似坚强的男人,苍老了很多,这还是我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。

我竟然忘了,老海还有一个身份,蓉蓉的父亲。

看来,我确实错怪了老海,过生日的老父亲,连女儿一个问候都得不到,难过也理所应当。

算下时间,蓉蓉今年应该大四,和当年的我,一样嚣张跋扈,目中无人。当年的我,貌似也没给家里打过几次电话,又有什么资格责怪别人呢。

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,而亲不待。

要怪,就怪时间走的太快,而我们的心呢,又走的太慢。

是时间让我们学会成长,背井离乡,独自面对这个世界。也是时间,让我们学会珍重,珍重那些最亲的人,珍重那些割舍不掉的,舐犊情深。

车子还在慢慢往前走,窗外的一切,貌似都和我们无关。

如果时光能够倒流,我有很多选择,会和现在不一样。

我不会选择这份工作,整日里奔波劳苦,从一个陌生的地方,飞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,总是要面对陌生的人,装着勉强的笑。

我也不会选择远离家乡,从广州来到这个北方城市。我其实不喜欢上海的生活节奏,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快,这里的糖水一点都不正宗,这里的阿姨总是喜欢烫波浪卷,抹红嘴唇,我不喜欢。

可能,当初我也不会和那个男生分手,哪怕他做事总是那么小气,我们可能早早办过婚礼,孩子都会到处跑了吧。

可是,车子依然在慢慢往前走,时间没有倒挡,只会往前,不会往后。

至少,我还有老海,还有小兔,刁姐,小川,还有圈儿里那么多的朋友。

老海的生日,也是要过的,我不能让他不开心。

终于到了地方,我一早订好的,巴黎春天的日料,之前来过几次,口味还行。

老海没有单手泊车的习惯,哪怕宽敞的地方,都是双手扶方向盘,仔细挑好方向,规规矩矩的停下。总是有女人吹嘘,自家男人单手倒车如何帅气,我一直不敢苟同。

也许和老男人一起呆的久了,审美也会发生变化吧。

老男人下车走了过来,帮我开了车门,我拿了包,伸手挽了他的胳膊。

我说,我们来打一个赌,我讲一个笑话,如果你笑了算你赢,不笑算我赢,赢的人可以提一个要求,输的人必须答应,怎么样?

老海笑着说,好啊,接受挑战。

“从前有座山,山上有座庙,庙里有个老和尚,还有个小和尚。

有一天,小和尚和老和尚一起洗澡,小和尚指着自己的小鸡鸡,问老和尚,师傅师傅,这是我的大脑吗?

老和尚捋了捋胡子,回答他,

乖徒儿,现在还不是哦。”

老海听了,面无表情,过了几秒钟,忽然抱着肚子开始大笑,笑的流出泪来,都停不下来。边上一起等电梯的小情侣,也一起跟着笑,整个停车场都回荡着笑声,诡异的不行。

我用力掐老海的胳膊,老男人终于缓了过来,直起身来看着我,眼角还带着泪。

我说,好吧,你赢了,提要求吧,只要我能做到,一定答应你。

老海装模作样,捋了捋根本不存在的胡子,低头靠近我的耳边,一只手在下面,轻轻扯了下我的丝袜。

“我可以把它撕了吗?”

本文由(呱呱看图)整理自网络
如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guaguapic.com
如有侵权,请邮件联系 1161791208@qq.com 删除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本站信息来自网络,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。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,从您的电脑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。

如果您喜欢该程序,请支持正版软件,购买注册,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。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。

评论

昵称*

邮箱*

网址